第二百九十七章 陡然偏转的局势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本站域名更换为www.lnwow.co 西游之妖行纪第二百九十七章 陡然偏转的局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听你这意思,黾池县中所发生之事,以及十二元辰的谋划,似乎是和万灵山,有一些关系?”听着太攀的言语,风孝文手中的长剑,也是忍不住一抖,脸上也是浮现出几分沉思的模样来,几个呼吸之后,风孝文才是继续出声。

  “越是这个时候,规则法度,就显得越是重要。”

  “我既然主掌万灵山在这帝国当中的一切事宜,万灵山纵然是在这帝国内部,还有什么其他的谋划,也不可能越过我行事。”

  “故而,黾池县中所发生之事,哪怕是和万灵山有些牵扯,但绝对和万灵山,和我无关。”

  最初的时候,风孝文的声音,还有几分犹疑,但等到其话音落下的时候,其声音,已然是斩钉截铁一般,坚决无比。

  “是吗?”太攀此时也是不言不语,只是细细的看着风孝文脸色的变化,同时也是紧盯着风孝文的双眼,似乎是要从其目光当中,看清风孝文的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是什么。

  而风孝文,也是抬起头,接着太攀的目光,坦然无比。

  静室当中,此时也是安静无比,其他的十余位大妖,也都是屏住了自己的呼吸。

  约莫三分之一柱香的时间,太攀的目光,才是从风孝文的脸上移开,然后开始讲述自己在黾池县中的所见所闻,从踏进黾池县开始,再到最后,登临绝巅的萧凤鸣以陨落为代价,逆转法阵,以及自己在这过程当中,燃起三昧真火等等,尽数都讲了出来,甚至,他和徐求道第二次进入黾池县的时候,在那古渑池当中的所见,也都是没有丝毫的隐瞒——这两个来回当中,太攀唯一不曾讲出来的,便是他在那神游迷雾的那一遭。

  之所以要讲的这么清楚,是因为,,十二元辰的谋划,并无万灵山在背后操纵,那很显然,黾池县中的变故,以及对神?的针对,很显然便是人族内部的一次行动。

  而作为主掌万灵山在这帝国一应事宜之人,风孝文对于人族内部的各处势力,各种争端,各种暗流的认知,绝对是远远的超出了太攀自己,是以,这个时候,太攀必须是将黾池县的变故当中各种的细节,都讲述出来,如此,才能令风孝文,以及万灵山中的各位山主,对局势做出最准确的判断和应对。

  “是这样么!”

  “十二元辰,神?……”风孝文紧闭着双眼,眉头亦是紧皱,其握在剑上的左手背上,更是道道的青筋暴起,青筋上,一枚一枚的鳞甲,不时的显现出来,然后又隐去,熟悉无比的气机,也是在一瞬之间,将太攀笼罩起来——这位武安侯风孝文,赫然竟也是一位蛇妖。

  “难怪!”良久,风孝文才是再度睁开双眼,咬牙出声,瞳孔当中,有泛红的血光,一闪而过。

  “这消息,你怎的不早些带回来!”在风孝文叹息的同时,那金冠的大妖,再次的暴怒出声,言语之间,对太攀极为的不满。

  “好了,此事如何能怪的他。”不等太攀做出什么反应来,风孝文便是又喝住了那金冠的大妖,然后朝着太攀抱歉的勉强笑笑,“行舟你也莫要多心,他只是太过于的焦急了。”

  “这一次,天师府的行动,实在是太过于的果决。”

  “谁都没有想到,天师府会趁着这次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黾池县,集中在十二元辰身上的是时候,突然开始清扫我们在这帝国当中的布局。”

  “现在想来,这十二元辰的背后,必然是有天师府的影子。”

  “纵然是天师府不曾参与到十二元辰的行动,但也绝对和十二元辰,有着一定的默契。”

  “否则的话,天师府行动的时机,绝对不会抓的如此的……”

  “如此的出其不意。”

  “真是,好一个天师府,好一个十二元辰!”

  “一者针对我万灵山,一则针对众神?……”

  “看来,他们是真的想要令这浮生天地,唯人族独尊了!”

  “那风师兄,我们是不是可以借此联手神?,以此争得一线生机?”风孝文呢喃的时候,其左手边的另一个女性大妖,也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出声。

  “哪有那么容易。”风孝文略显痛苦摇了摇头,“神?超然于世,又怎么可能参与到这人妖之间的争端。”

  “而且,对于神?们而言,如今追查十二元辰之事的重要性,远远的超过了我万灵山的存亡。”

  ……

  “前辈,先前可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以至于众位前辈,都是如此的,如此的……”太攀也是犹疑无比的,出声问道。

  “如此的狼狈是么!”风孝文哭笑着,“你还不知,就在一天之前,天师府大举而动。”

  “仅仅只是半天的时间,我万灵山在这帝国当中的布置,都是被一扫而空。”

  “那些在历练当中的后辈,连同各郡府当中镇守的众位师弟,都是在这一天之间,没了音讯。”

  “准确来说,只是半个时辰。”

  “若非是我们在这长安城中,只怕此刻,也都是逃不脱天师府的毒手。”

  “这怎么可能!”

  “各大郡府县治,都有法度镇压,修行者动用真元法术,都会受到压制,天师府再强,又怎么肯能突破这法度的限制,在短短的半个时辰之内,将各处镇守的前辈,都一起给……”

  “若是他们能够突破这法度的压制呢!”风孝文仰着头,言语之间,满是痛苦。

  “是我的错,我执掌万灵山在帝国当中的一应事宜,同时也是作为面对天师府的第一道防线。”

  “先是令天师府进了万灵山外围而一无所知,再是对这等重要的消息,没有丝毫的察觉。”

  “真是,恨呐!”风孝文手中,长剑也是嗡鸣起来,纵横弥漫的杀机,几乎是要引得太攀腰间的弑神兵,从剑鞘当中跳出来。

  而太攀看着风孝文手中长剑的目光,也是在一瞬之间,充满了忌惮。

  “前辈接下来,作何打算?”太攀低下头,轻声的问道。

  “先往万灵山通传讯息。”

  “然后再搞清楚,那些后辈,以及众位师弟的下落,到底是死是活!”

  “纵然是死了,也要将他们的尸身带回来,绝不可能叫他们陨落之后,尸身还叫人羞辱。”

  风孝文此时也是整理了心绪,重新的冷静了下来,言语之间,平静无比,没有丝毫的波动。

  “师兄……”正当风孝文皱着眉头,打算梳理一番自己的思绪的时候,这静室的大门,陡然被推开,然后一个身形削瘦的妖灵,匆匆而来。

  这身形削瘦的妖灵,身上的气机,比之这静室当中的十余位大妖,还要来的不堪,飘忽虚浮无比,给太攀的感觉,就好像是随时都要元神崩溃,真元涣散,从神之境跌落到气之境一般。

  “找到了!”

  这大妖快步走石台面前,也顾不得这静室当中多出来的太攀的身影,双手按在那石台上,气喘吁吁的出声。“那些后辈们的下落,都找到了!”

  “在哪里!”一瞬之间,这静室当中,除了太攀之外,静室当中,所有的妖灵们,都是齐齐起身。

  “无回谷。”

  “在无回谷。”

  “天师府的人,传出消息,要将那些后辈们,都带到无回谷,然后在无回谷中,以天雷亟之,引天火炼之!”

  话音落下,这静室当中,陡然安静下来,只剩下急促无比的呼吸声,回响不定,如风如雷。

  “无回谷!”

  “天师府这是,想要毕其功于一役,将我万灵山在这帝国当中,所有的触角,给全部斩断啊!”

  风孝文艰难无比的出声。

  静室当中,每一个人都很清楚,天师府之所以放出这个消息来,其目的,就是为了脱身出来的风孝文等人——那些被捉起来的妖灵们,就在无回谷中,那作为主事之人的风孝文,是救,还是不救?

  这不是一个两个人,不是说一句所谓的大局,就能够放弃的。

  这是万灵山这一代,一半以上的后辈!数以千计的小妖。

  若是连这些小妖们,都能够放弃的话,那万灵山在这修行界当中的名声,就是彻底的坏掉了,传开来以后,万灵山的向心力和凝聚力,也将是彻底的崩灭,毁于一旦。

  “师兄,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当然是往无回谷一行!”

  “不惜一切代价,给那些后辈们,杀出一条生路来。”

  “又或者,和那些后辈们一起,死在无回谷!”最后的这一句,风孝文说的低沉无比,但这静室当中的每一人,都是将这声音,给听得清清楚楚。

  “疏师弟,是什么时候?”

  “三天以后。”那身形削瘦的妖灵,同样是艰难无比的出声——对于风孝文做出来的这近乎是赴死,不,不是近乎,而是摆明了注定是赴死的决定,这静室当中的众大妖们,竟是没有一人出声质疑,更没有一人,出声反对,唯一有的,只是一道又一道的,充满了决死之意的气机,从那石台的周围,弥散出来,将整个静室,填的满满当当。

  “三天么!”风孝文呢喃着,然后抬起头,朝着太攀笑了笑。

  “行舟小友,此事乃我万灵山内部事宜。”

  “你此番传递消息,已经算是还清了你这一脉,欠我万灵山的人情。”

  “之后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

  “接下来,我要与众位师弟,商议一番三日之后的行动,若是没有什么其他事宜的话,就请小友,先行离去吧。”这个时候,风孝文的语气,陡然一转,朝着太攀,以目示意,言语之间,竟是将太攀和万灵山的关系,给完全的撇开了来。

  言语的时候,风孝文更是朝着太攀,以目示意——他目光当中的意思,太攀很清楚,风孝文这是在让太攀,不要表露出自己的身份来。

  虽然不清楚,风孝文到底是什么用意,但太攀,还是遵照了风孝文的意思,不言不语的,低下了头颅。

  “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当然是往无回谷一行!”

  “不惜一切代价,给那些后辈们,杀出一条生路来。”

  “又或者,和那些后辈们一起,死在无回谷!”最后的这一句,风孝文说的低沉无比,但这静室当中的每一人,都是将这声音,给听得清清楚楚。

  “疏师弟,是什么时候?”

  “三天以后。”那身形削瘦的妖灵,同样是艰难无比的出声——对于风孝文做出来的这近乎是赴死,不,不是近乎,而是摆明了注定是赴死的决定,这静室当中的众大妖们,竟是没有一人出声质疑,更没有一人,出声反对,唯一有的,只是一道又一道的,充满了决死之意的气机,从那石台的周围,弥散出来,将整个静室,填的满满当当。

  “三天么!”风孝文呢喃着,然后抬起头,朝着太攀笑了笑。

  “行舟小友,此事乃我万灵山内部事宜。”

  “你此番传递消息,已经算是还清了你这一脉,欠我万灵山的人情。”

  “之后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

  “接下来,我要与众位师弟,商议一番三日之后的行动,若是没有什么其他事宜的话,就请小友,先行离去吧。”这个时候,风孝文的语气,陡然一转,朝着太攀,以目示意,言语之间,竟是将太攀和万灵山的关系,给完全的撇开了来。

  言语的时候,风孝文更是朝着太攀,以目示意——他目光当中的意思,太攀很清楚,风孝文这是在让太攀,不要表露出自己的身份来。

  虽然不清楚,风孝文到底是什么用意,但太攀,还是遵照了风孝文的意思,不言不语的,低下了头颅。

  在让太攀,不要表露出自己的身份来。

  虽然不清楚,风孝文到底是什么用意,但太攀,还是遵照了风孝文的意思,不言不语的,低下了头颅。

  在让太攀,不要表露出自己的身份来。

  虽然不清楚,风孝文到底是什么用意,但太攀,还是遵照了风孝文的意思,不言不语的,低下了头颅。

西游之妖行纪 https://www.lnwow.co/html/book/7005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