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再至黾池县 上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本站域名更换为www.lnwow.co 西游之妖行纪第三百九十一章 再至黾池县 上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就是不知道,十二元辰现在,到底在做什么盘算!”自己都能想得到的事,太攀不相信,十二元辰背后的那位合道半仙,会想不到——之所以黾池县的流言到现在都不曾传开来,在太攀看来,唯一的原因,就是那十二元辰背后,另有谋算。

  “不管他们!”

  “再过一阵子,等到徐求道从这弘农郡中其他的修行者口中验证了我的说辞之后,若是十二元辰,依旧没有什么动作的话,那我便假借十二元辰之名,将黾池县中所发生的事,揭露出来!”思索着,太攀很快便是打定了主意。

  “还是不太好办。”正当太攀心中盘算的时候,徐求道的脸上,忽的又露出了些许愁苦之色来。

  “当日三位合道半仙,连带着那位都城隍,传召四方,若非是这弘农郡中的修行者,都是因此有了警戒的话,长安道,又怎么敢将那一半的真相,通传四方!”

  “而且,黾池县中有人登临绝顶之事,我们或许察觉不到,但同为合道半仙,门中的师叔祖们,不可能没有察觉!”

  “长安道也不可能不和宗门通气。”

  “也即是说,宗门当中,想来也是知晓,黾池县中有合道半仙成就,只是因为某种考量,不曾告知于我。”徐求道低声的说着,握着杯盏的五指,时不时的在杯壁上敲击一番,在那杯盏当中,潋滟出一圈一圈的涟漪来。

  “不过,云道友先前所说的疑点,也确实令人怀疑。”

  “若真是十二元辰登临绝顶,成就合道半仙,那黾池县中的血祭之阵,必然已经启动,而那一县之民,必无幸理!”

  “但如今,黾池县中十余万凡人,却都是安然无恙,则足以证明,成就合道之人,并非是十二元辰之人。”

  “但十二元辰苦心孤诣的谋划这一局,将一切的准备都做好了,又怎么可能会叫旁人摘了桃子?”

  “难道说,黾池县中成就合道半仙的,并非是练气士修行者,而真的是一位神??甚至就是那位县城隍本身!”一个又一个的可能性,在徐求道的脑海当中浮现出来,然后又被他一一的排除,到最后,他脑海当中浮现出来的想法,也终于是靠拢了太攀所提出来的那一个猜测。

  “神?,尤其是城隍,以护土安民为职责。”

  “若是那位县城隍,不知于何时,悄然登临绝巅却又秘而不发,又恰逢十二元辰之人,于黾池县中血祭一县生灵,企图登临合道。”

  “关键时刻,这位县城隍,以无匹之力,诛杀了那登临绝巅的修行者之后,又强行逆转法阵,保得一县太平无忧。”

  “这可能性,也并非没有!”徐求道将手中的杯盏放下,目光当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无论如何,那黾池县中,既然有人借那血祭之阵,成就合道半仙,那就意味着,这种登临绝巅的法子,是可以复制的。

  “血祭之法,古来有之,只是,血祭之法,太过有伤天和,十数万人的魂魄意识冲击之下,便是成就合道半仙,也未必是能够保持自我,从而是变得疯疯癫癫,随时都有可能真元逆乱,经脉俱毁。”

  “十二元辰敢如此行事,必然是因为他们有法子避开这一后患。”

  “得想办法搞清楚,他们是如何避免那一隐患的才是!”听着徐求道低声的言语,初始的时候,太攀心头,还有几分满意,毕竟,徐求道的猜测,正在一点一点的,往他想要表露出来的真相所靠拢,但等到徐求道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太攀的脸色,已经是和先前截然不同。

  他哪里能想得到,徐求道的想法,会拐到这么一个方向上来——但细想之下,也并非是徐求道的想法,过于奇怪。

  所谓一个修行者,在发现有人以邪门之法,登临合道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本来就该是,那法子,是否有效,对自己,是否也适用——纵然是以徐求道的天资,完全用不上这邪法,但徐求道的想法,依旧会本能的,往这一方向所靠拢,毕竟,对于修行者而言,他们的本能,他们的潜意识,都是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想到这里,太攀便是放弃了继续引导徐求道的想法的打算——作为一个散修,徐求道的这个说法,自己不附和,才是真正的显得奇怪。

  “你我在此间妄自揣测,怕是没什么意义。”

  “不若一起,往黾池县一行如何?”

  “黾池县之变到现在,虽然已经过了半个月,但我相信,黾池县中,总会有一二蛛丝马迹。”于是,太攀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意动的神色来,然后提出了又一个建议。

  “这倒是个路子!”徐求道也是点着头,“那血祭之阵,笼盖整个黾池县,纵然是如今,那血祭之阵已经被抹除,但布置法阵所留下的痕迹,却不是那么容易清除干净的。”

  “若是此时往黾池县一行的话,或许还真有所得!”一边说着,徐求道的目光当中,也是露出了明了的目光来。

  “我就说,云道友你怎么想着要约我来这弘农郡!”

  “你怕是早就想要进黾池县中一探了吧!”

  “道兄法眼如炬!”太攀先是一愣,紧接着便是苦笑着道。

  “黾池县作为事发之地,加之又有合道半仙遗迹,长安道在县中的守备,必是森然无比。”

  “云行舟区区散修,若是不借用道兄之名的话,想要进入黾池县中,只怕是难如登天!”

  “就是不知道,十二元辰现在,到底在做什么盘算!”自己都能想得到的事,太攀不相信,十二元辰背后的那位合道半仙,会想不到——之所以黾池县的流言到现在都不曾传开来,在太攀看来,唯一的原因,就是那十二元辰背后,另有谋算。

  “不管他们!”

  “再过一阵子,等到徐求道从这弘农郡中其他的修行者口中验证了我的说辞之后,若是十二元辰,依旧没有什么动作的话,那我便假借十二元辰之名,将黾池县中所发生的事,揭露出来!”思索着,太攀很快便是打定了主意。

  “还是不太好办。”正当太攀心中盘算的时候,徐求道的脸上,忽的又露出了些许愁苦之色来。

  “当日三位合道半仙,连带着那位都城隍,传召四方,若非是这弘农郡中的修行者,都是因此有了警戒的话,长安道,又怎么敢将那一半的真相,通传四方!”

  “而且,黾池县中有人登临绝顶之事,我们或许察觉不到,但同为合道半仙,门中的师叔祖们,不可能没有察觉!”

  “长安道也不可能不和宗门通气。”

  “也即是说,宗门当中,想来也是知晓,黾池县中有合道半仙成就,只是因为某种考量,不曾告知于我。”徐求道低声的说着,握着杯盏的五指,时不时的在杯壁上敲击一番,在那杯盏当中,潋滟出一圈一圈的涟漪来。

  “不过,云道友先前所说的疑点,也确实令人怀疑。”

  “若真是十二元辰登临绝顶,成就合道半仙,那黾池县中的血祭之阵,必然已经启动,而那一县之民,必无幸理!”

  “但如今,黾池县中十余万凡人,却都是安然无恙,则足以证明,成就合道之人,并非是十二元辰之人。”

  “但十二元辰苦心孤诣的谋划这一局,将一切的准备都做好了,又怎么可能会叫旁人摘了桃子?”

  “难道说,黾池县中成就合道半仙的,并非是练气士修行者,而真的是一位神??甚至就是那位县城隍本身!”一个又一个的可能性,在徐求道的脑海当中浮现出来,然后又被他一一的排除,到最后,他脑海当中浮现出来的想法,也终于是靠拢了太攀所提出来的那一个猜测。

  “神?,尤其是城隍,以护土安民为职责。”

  “若是那位县城隍,不知于何时,悄然登临绝巅却又秘而不发,又恰逢十二元辰之人,于黾池县中血祭一县生灵,企图登临合道。”

  “关键时刻,这位县城隍,以无匹之力,诛杀了那登临绝巅的修行者之后,又强行逆转法阵,保得一县太平无忧。”

  “这可能性,也并非没有!”徐求道将手中的杯盏放下,目光当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无论如何,那黾池县中,既然有人借那血祭之阵,成就合道半仙,那就意味着,这种登临绝巅的法子,是可以复制的。

  “血祭之法,古来有之,只是,血祭之法,太过有伤天和,十数万人的魂魄意识冲击之下,便是成就合道半仙,也未必是能够保持自我,从而是变得疯疯癫癫,随时都有可能真元逆乱,经脉俱毁。”

  “十二元辰敢如此行事,必然是因为他们有法子避开这一后患。”

  “得想办法搞清楚,他们是如何避免那一隐患的才是!”听着徐求道低声的言语,初始的时候,太攀心头,还有几分满意,毕竟,徐求道的猜测,正在一点一点的,往他想要表露出来的真相所靠拢,但等到徐求道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太攀的脸色,已经是和先前截然不同。

  他哪里能想得到,徐求道的想法,会拐到这么一个方向上来——但细想之下,也并非是徐求道的想法,过于奇怪。

  所谓一个修行者,在发现有人以邪门之法,登临合道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本来就该是,那法子,是否有效,对自己,是否也适用——纵然是以徐求道的天资,完全用不上这邪法,但徐求道的想法,依旧会本能的,往这一方向所靠拢,毕竟,对于修行者而言,他们的本能,他们的潜意识,都是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想到这里,太攀便是放弃了继续引导徐求道的想法的打算——作为一个散修,徐求道的这个说法,自己不附和,才是真正的显得奇怪。

  “你我在此间妄自揣测,怕是没什么意义。”

  “不若一起,往黾池县一行如何?”

  “黾池县之变到现在,虽然已经过了半个月,但我相信,黾池县中,总会有一二蛛丝马迹。”于是,太攀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意动的神色来,然后提出了又一个建议。

  “这倒是个路子!”徐求道也是点着头,“那血祭之阵,笼盖整个黾池县,纵然是如今,那血祭之阵已经被抹除,但布置法阵所留下的痕迹,却不是那么容易清除干净的。”

  “若是此时往黾池县一行的话,或许还真有所得!”一边说着,徐求道的目光当中,也是露出了明了的目光来。

  “我就说,云道友你怎么想着要约我来这弘农郡!”

  “你怕是早就想要进黾池县中一探了吧!”

  “道兄法眼如炬!”太攀先是一愣,紧接着便是苦笑着道。

  “黾池县作为事发之地,加之又有合道半仙遗迹,长安道在县中的守备,必是森然无比。”

  “云行舟区区散修,若是不借用道兄之名的话,想要进入黾池县中,只怕是难如登天!”

  建议。

  “这倒是个路子!”徐求道也是点着头,“那血祭之阵,笼盖整个黾池县,纵然是如今,那血祭之阵已经被抹除,但布置法阵所留下的痕迹,却不是那么容易清除干净的。”

  “若是此时往黾池县一行的话,或许还真有所得!”一边说着,徐求道的目光当中,也是露出了明了的目光来。

  “我就说,云道友你怎么想着要约我来这弘农郡!”

  “你怕是早就想要进黾池县中一探了吧!”

  “道兄法眼如炬!”太攀先是一愣,紧接着便是苦笑着道。

  “黾池县作为事发之地,加之又有合道半仙遗迹,长安道在县中的守备,必是森然无比。”

  “云行舟区区散修,若是不借用道兄之名的话,想要进入黾池县中,只怕是难如登天!”

  “道兄法眼如炬!”太攀先是一愣,紧接着便是苦笑着道。

  “黾池县作为事发之地,加之又有合道半仙遗迹,长安道在县中的守备,必是森然无比。”

西游之妖行纪 https://www.lnwow.co/html/book/7005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