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黾池城隍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本站域名更换为www.lnwow.co 西游之妖行纪第二百五十七章 黾池城隍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思索之间,有几道目光,落到太攀的身上,当太攀循着目光看过去的时候,那目光,却又悄然敛去。

  “一县城隍,其实力绝对不亚于一位神境大修,能够悄无声息的将其封镇,以至于其连讯息都传不出一个来,这黾池县中的水,还真是深不见底。”太攀沉吟一句,然后目光便是从城隍庙中一开,到了旁边一个茶摊上坐下。

  茶摊就在城隍庙的旁边,茶摊中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坐在茶摊上,整个城隍庙中进出祈求膜拜城隍之人,都是一览无遗,而因为太攀身上的衣着,那些茶摊上的茶客们,也也都是压低了自己的声音,生怕是惊扰了太攀——在这帝国当中,书生士子,武士兵卒,百家道徒的地位,较之于寻常百姓而言,天生就要高出一头来。

  “先生可要喝点什么?”十余个呼吸之后,这茶摊的小二,一手提壶,一手端着一个陶杯,站到了太攀的面前。

  “这城隍庙中,香火不错啊。”太攀示意那小二给自己添上一壶茶,然后排出十枚五铢币,朝着那小二道。“其他府县当中的城隍庙,却是从来不曾见到过这般旺盛的香火。”

  城隍庙四周,在各地都是集会之地,太攀从边关一路行来至于长安,所经历的府县,没有一百,也有四五十,这些府县当中,城隍庙四周,固然也是如此热闹,但在热闹的同时,那些县府当中,却从来没有这黾池县当中这般,城隍庙附近的人,十有七八,都会往城隍庙中一行,插上一炷香,拜上一拜。

  其他县府的城隍庙附近之人,是为机会,但这黾池县城隍庙周遭之人,却都是为拜这城隍而来了。

  “城隍爷爷保境安民,又灵验无比,这香火,自然也就多了。”这小二脸上,堆着笑道。

  “灵验?都是一堆泥塑木偶,你怎么知道他灵验?”太攀的手指,在面前的陶杯上扣了扣,发出沉闷的声音来。

  “先生,这话可不能乱讲!”那小二的脸色,变得肃然,然后紧张兮兮的,四处张望起来。

  “怎么,难道,这城隍爷,还真的显灵过不成?”太攀的目光当中,露出惊异来,脸上,也是浮现出好奇的神色。

  法不显于人前,这不仅仅是对修行者的限制,同样也是对神?的限制,区分正神和邪神的最大的标志之一,就在于,正神从来不会于人前显圣。

  这是因为,正神都有人间朝堂册封,又有天庭支持,其本身,要么就代表着天地秩序,要么就代表着帝国法度,其本身的存在,极其稳定,自然不屑于以信仰的方式,收集凡人的逸散出来的魂魄之力。

  而邪神则不一样,邪神剑走偏锋,其本质,极易受到天地法则秩序的侵蚀,在这侵蚀当中,迷失自我,为了避免此事,邪神们便喜于人前显圣,收集信民的信仰,以这信仰稳定自身,作为自身存在的凭依,锚定自身,令自己不至于迷失在天地法度当中,同时这信仰上附带的游离的三魂七魄之力,也能化作为邪神前进的资粮。

  但问题在于,信仰本身,对神?而言,同样是一种侵蚀,一旦接受了太多的信仰,那这邪神,纵然是不曾迷失于那天地法度当中,也会迷失于这信仰当中,被信仰所控制,成为工具傀儡一般的存在。

  “那是自然。”那小二得意的道,“前些日子,城外王庄当中闹了鬼,王孚一家七口,都被鬼灵吸干了阳气,若非是王家老母来城隍庙上香的时候,被那庙祝察觉到了异常,然后请了城隍神像回家的话,王孚一家七口,怕是都要被吸干阳气而死了。”

  “那庙祝说是鬼灵作祟,就真的有鬼灵作祟了?”

  “你们肉眼凡胎,难道还看得清真假?”

  “还不是那庙祝,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太攀冷笑了一句,将套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

  “这位道爷,可莫要胡说。”

  “当日城隍爷爷显圣的时候,可是众目睽睽,如何能做得了假?”

  “你若是不信的话,就往城隍庙中,在城隍爷爷面前,上一炷香,且看看,夜里会不会有城隍爷爷托梦!”见太攀依旧表现出质疑,这店小二的连上,也是露出了一副羞恼的神色来,不服的出声道。

  “等等,你说,这城隍爷,不但在人前显过圣,还给你们托过梦?”太攀脸上,不信的神色,越发的明显,不加掩饰。

  “你这人……”那店小二越发的恼怒,只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一般,“怎么就是不信呢。”

  “张家老四,许家老二……你们说,你们是不是被城隍爷爷托过梦?”羞恼着,这店小二当场就是叫喊了起来,同时在这茶摊上,点了几个被城隍托过梦的人出来,以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不错,我们确实受到过城隍爷爷的托梦,在梦里,我还见到了死去的老娘”

  ……

  旁边的几个中年人,也都出点着头,高声的道,似乎这是无上的荣光一般,也不知,这出声的几个人,到底谁是张家老四,谁是许家老二……

  “抱歉抱歉。”见惹了众怒,太攀也是起身,抱拳朝着这些人告饶道,“非是小道不信,而是这城隍显圣,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大汉帝国一十三州府,千余县治,这城隍显圣之事,实在是闻所未闻。”

  “不过,既然众人皆是言辞凿凿,那也由不得小道不信了。”

  “稍稍之后,小道便往城隍爷坐下上柱香,也求一求城隍爷宽恕我这卖弄口舌之罪。”·

  那茶摊上的茶客们,这才是放开了太攀,给了他几分清静,不过此时,这店小二对待太攀的态度,已经是和先前,截然不同了。

  “城隍显圣,这黾池县中的钦天监,果然是有问题!”从这茶摊上离开之后,太攀才是沉下脸色,心中冷笑起来。

  钦天监的职责之一,就在于配合正神,镇杀那些敢于在人前显圣的邪神,但如今,这黾池县的县城隍,人前显圣之举,已然是人尽皆知,钦天监驻守于这黾池县中修行者,却一个个的都是视而不见,置若罔闻。

  ——哪怕这显圣之人,是一县城隍,钦天监之人,无法处理,但钦天监之人,也该是将这消息逐级上报,到时候,自然有郡城隍前又或者事情其他的神?前来处理。

  这已经足以说明,钦天监驻守于这黾池县中的人手有很大的问题了,要么,就是他们有更大的筹谋,要么,就是他们本身,就参与其间。

西游之妖行纪 https://www.lnwow.co/html/book/7005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