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姗姗来迟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本站域名更换为www.lnwows.com 客栈武林第42章 姗姗来迟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可惜,对泉州府城内外的几个势力来说,此时此刻还远没有到事了的时候。

  郑一象自不必说,未能成功抓到木易行,让对方就在眼皮底下逃走了,好不容易得到的线索就这么断了。

  暂时与锦衣卫是一体的东厂,自然也是如此。

  不过这一次他们倒是没有那么浓烈的失望,相反还有些幸灾乐祸。

  毕竟与已经不幸中毒身死的黎无咎比起来,这一次,郑一象办的事情确实是太过丑陋了,在已经事先得到了不少情报的情况下,却眼睁睁的看着目标安然逃离了。

  之前东厂因为群龙无首,所以只能被迫暂时屈服于郑一象的指挥之下,若是成功了,功劳他们自然是只能分润很少的一部分,可这也带来了好处,那就是现在失败了之后,他们也不用承担压力。

  之所以会让人逃了,完全是郑一象无能。

  他们甚至都已经想好了该如何甩锅了。

  对晁王天这个屈服于郑一象巨大压力下给郑一象带路的地头蛇来说,就算事情了了,他也无法拂衣而去。

  而现在,在郑一象一行人没有抓住木易行的情况下,他却是最慌的那一个。

  毕竟郑一象这些过江强龙无论事成与否,在之后必然会拍拍屁股就走,不可能一辈子留在这泉州府城。

  而且木易行就算再过猖狂,应该也不敢对郑一象这些代表着朝廷与皇帝的厂卫进行报复,可对他这个背叛了木易行的“叛徒”来说,木易行肯定就不会有半分忌惮与客气了。

  可以说,在他被迫为郑一象带路的那一刻开始,他与木易行这个当初帮助他的镇海帮成长为泉州府首屈一指帮派的副帮主苏,就已经彻底的决裂了,二人之间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关系了。

  所以,在刚一回到泉州府城,晁王天便表现的比郑一象还要积极,立刻向郑一象表示,可以让整个镇海帮上下帮忙在城中搜寻那些木易行的手下,在整个泉州府乃至福宁道境内搜寻逃亡的木易行的下落。

  知道晁王天为何会如此这般积极的郑一象,自然不糊拒绝晁王天的“好意”,但他自己却明显更关心晁王天与木易行过往的一切经历。

  不过,还未等他按下心中的愤怒、不安、忐忑等情绪,“邀请”晁王天去自己的住处歇歇脚的时候,之前因为分散在城中,所以没能及时赶上郑一象,留在城中的锦衣卫,便告诉了郑一象一个消息。

  “姓白的小旗?”

  作为陈岩青的心腹,在听到手下禀报的消息后,郑一象立刻便抓住了重点。

  “是那个人吗?”

  “应该是他。”

  手下肯定了郑一象的猜测。

  “除了他之外,应当没有第二个白姓的小旗了。而且到现在为止,除了从那些衙役口中听到他的消息,就再无其他人见过他出现了。”

  “那就是他了。”

  郑一象忍不住捏了捏眉心,微闭着眼睛有些无奈的说道,脸上还带着几分苦涩的笑容。

  “没想到我如此辛苦,却只得到一座烧成废墟的道观,他在城中随便喝个茶听个曲儿就能抓住那么重要的犯人,这。。。”

  郑一象忍不住想要骂人,但涌到嘴边还是又咽了回去。

  他知道,这是嫉妒不来的,对方并非是正统出身的锦衣卫,甚至那个身份都只是仙游公主给的,他再如何嫉妒也奈何不了对方半分。

  况且,相比起在这里嫉妒,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看看能否从这件事上占点便宜,弄点功劳。

  这一次他让木易行在眼皮底下跑了,接下来再想要抓住对方的机会也很渺茫,所以他得想想办法避过这一次肯定会加身的处罚。

  “那房日兔已经被东厂的人弄走了是吗?”

  再度睁开眼睛,郑一象面色恢复冷静,沉声问道。

  “是。”

  手下面无表情的点头应道。

  “百户,要不要直接。。。”

  但马上,他便开口建议道。

  “暂时还是轻举妄动了。”

  郑一象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否定了他这个建议。

  “可一可二不可再三!之前在漳州府以及之前命令他们跟随我去抓捕木易行这两次,我们已经做的有些过分了,若是这一次再这么过分的,难保这些家伙不会在情急之下狗急跳墙,到时候两败俱伤不说,面子上也实在是太过难看,回到应天之后,那个阉人若是因此找茬的话,千户也难免颜面受损。”

  手下没有再开口,只是沉默的站在那里,一副听命行事的模样。

  显然他知道郑一象接下来肯定会做出决断并下令的。

  “除了那个天衍门的星主,不是还有一个唱戏的伶优吗?”

  果然,只不过沉默了片刻之后,郑一象便再度开口问道。

  “以那个人一贯做事的风格,他肯定不会无缘无故抓一个无辜之人的,那伶优肯定有问题,既然无法从东厂手里弄到那个天衍门的星主,就从这个伶优身上下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吧。”

  手下领命而去。

  。。。

  而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就要落到和房日兔差不多境地的花琳琅,此时正装作无辜的应付着衙役们的审问。

  衙役们因为家族世袭,所以自小便混迹在衙门之中,并不好对付,可花琳琅却也并非是什么单纯善良的女子,否则又怎么可能杀了晁冠朝之后,还将其胯下的那根东西“连根拔起”,用以泄愤。

  所以面对衙役们的审问,她装出一副无辜又害怕的模样,对衙役们的审问全都故作一问三不知,只是强调自己只不过是在广源茶楼唱戏的一个戏子,广源茶楼的那个戏班完全可以为自己证明。

  衙役们也不是傻瓜,很快便知道她有所保留,因此已经在商量要不要对她用刑了。

  但就在衙役们已经深感不耐,准备让花琳琅先吃点苦头之时,锦衣卫的校尉到了。

  尽管之前同为锦衣卫的白十二告诉他们,花琳琅不是什么重要犯人,他们完全可以做自己审问,但现在锦衣卫来提人了,他们也不敢有丝毫犹豫,立刻便将人交给了对方,还十分贴心的附赠了他们之前审问的口供。

  而之前面对衙役们还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模样的花琳琅,在见到锦衣卫那有些过分鲜艳的官服后立刻便怂了。

  作为听着锦衣卫与东厂恐怖名声长大的她,自然知道迎接她的将是什么。

  也因此,原本只是时不时在心底咒骂几句白十二的她,在心底骂了一路。

  。。。

  “阿嚏!阿嚏!阿嚏!”

  已经赶着一辆马车,载着朱瑾萱离开了泉州府城的白十二,刚刚离开泉州府城后不久,便一连打了三个响亮的喷嚏,这三个喷嚏来的实在太过毫无预兆,以致于他在停下之后,整个人都是有些懵的。

  “怎么了?没事吧?是不是之前在镇海帮总堂外监视的时候着凉了啊?”

  在马车之中的朱瑾萱听到喷嚏声,立刻掀开车帘,一脸担忧、关心的询问道。

  “没什么,估计是有人正在骂我呢。”

  白十二回过神来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忍不住笑了起来,摆了摆手,十分诚实的说道。

  “骂你?那个天衍门的星主吗?”

  “不,估计是另外那个有些倒霉的女人。”

  “女人?!”

  朱瑾萱眼中不由露出了几分警惕的目光,声音也提高了半分。

  “还记得之前跟你说的被房日兔抓住的那个戏子吗?”

  白十二自然知道她的心中在想什么,只得连忙收起笑容,解释道。

  “她?”

  但很显然,白十二的这一句解释不仅没有打消朱瑾萱的怀疑,反而心中对他愈发的“警惕”起来。

  或许是因为女人与生俱来的天赋或直觉吧,朱瑾萱立刻觉得之前那个被白十二一笔带过的戏子有问题。

  “你不要胡思乱想。”

  看到这熟悉的表情,白十二忍不住有些心累,有些无奈,但还是只得赶紧乖乖的将之前审问花琳琅的经过详细的复述了一遍。

  “呸。”

  而听完白十二的复述之后,朱瑾萱脸上的怀疑虽然消失无踪了,但鄙夷与嫌弃却再度占据了她的俏脸,嘴上更是忍不住啐了一口。

  “我要是那位姑娘,肯定当时就要找你拼命。”

  朱瑾萱嘴上这般说着,但手上却放下了车帘,人又缩回了马车之中。

  “要不是她被绑住了手脚,堵住了嘴巴,你以为她不会吗?”

  看到朱瑾萱将车帘放下,缩回了马车之中,白十二知道他的“麻烦”消失了,脸上又露出了无声的坏笑。

  “那位姑娘不会出事吧?”

  朱瑾萱忍不住从马车中伸出小拳头锤了他的后背一下,然后声音中带着些许担忧的询问道。

  “嘿,我倒希望她能出点事,否则那些衙役肯定无法从他嘴里得到半点有用的供词。”

  “就算她没有说实话,有所隐瞒,你这么做会不会还是太过分了?”

  虽然白十二这么说,但朱瑾萱的心中还是忍不住生出了怜悯之情。

  不过,就算如此,她也没有说出再返回城中将花琳琅救出来的言语。

  白十二的身份肯定已经暴露了,这时候若是再敢现身,说不定就要被厂卫盯上,甚至直接抓住,她虽然对花琳琅心生怜悯,但却还是更关心情郎的安危。

  “放心吧,这些敢一个人行走江湖的女子没有一个是善茬,就凭那些衙役还奈何不了她,我这一次不过就是。。。”

  白十二适时的安慰着朱瑾萱。

  “嗯?”

  但还未等后面的话说完,白十二便将后面的话咽回了肚子里,看着官道上迎面走来的那一小支队伍,面上露出了几分愕然。

  “怎么了?”

  朱瑾萱见他突然停下了嘴中的话,还发出了明显带着不对劲的声音,不由的再度掀起车帘,脸上带着些许紧张与关心的开口询问道。

  “没什么,”

  白十二抬起手上的马鞭,指向前方,轻声说道。

  “只不过看到了几个老朋友罢了。”

  朱瑾萱连忙顺着马鞭的方向看过去,果然,迎面而来的五匹马上坐着的五人之中也有她的“熟人”。

  。。。

  得到了白十二留下的那封信,又利用文泰来埋伏了那些蠢蠢欲动的刺客、密探一波之后,彭震雷自然不想再浪费时间,立刻来到最近的驿站,牵出五匹马,向着泉州府城的方向疾驰。

  泉州府本就在漳州府隔壁,距离算不得远,加之一路马歇人不歇,终于只用了不过两天出头的功夫便赶到了泉州府城外。

  而眼看着泉州府城已经近在眼前了,彭震雷不由的再度催促其他人再度加快速度。

  时间宝贵,越早赶到,抓住木易行的机会才越大。

  他可不知道他的目标木易行已经被郑一象打草惊蛇,吓走了。

  他的心中是如此的着急,以至于都已经有些丧失了原本该有的警惕。

  当他感受到眼角有一抹阴影飞来之时,竟然已经有些闪躲不及了。

  若是速度不快的话,他倒是可以直接自马上摔下来,借此躲避那飞来的暗器,但此时正在全力疾驰之下,坠马的风险也一点不比被暗器射中要害的低,他不敢冒险。

  因此他只能猛地将身体压低,尽可能让暗器从上房飞过去。

  不过,他做的这些,最终却都做了无用功,那枚被他余光发现的暗器,最终并未打中任何一个人,而是从他头顶半尺高的地方呼啸而过。

  而就在彭震雷有些惊魂未定,文泰来已经拨转马头准备逃跑,铁文斌勃然大怒就要冲过去之时,叶弼却抢先一脸惊喜的开了口。

  “白兄,来者开始白兄?”

  “叶兄,别来无恙啊。”

  而随着白十二开口回应,其余四人心中才彻底放下心来。

  “白旗官,你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

  彭震雷这个被吓的差点跳马的当事人,虽然松了口气,但面上的表情却依旧有些不大晴朗。

  “你们的速度太快了,不如此,恐怕难以让你们停下来啊。”

  白十二的脸上却没有半点的歉意。

  “叶兄这是要离开?”

  叶弼不想再把时间浪费在这件事上,连忙开口问起了他此时最关心的问题。

  “难道那木易行已经被抓住,且已经供出了真正的幕后凶手?”

  “很遗憾,恰恰相反,木易行被锦衣卫那些蠢货给吓跑了。”

  “什么?”

  彭震雷四人听到此消息,不由的大惊失色。

  只有所在四人后面的文泰来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脸上露出了几分释然与轻松。


客栈武林 https://www.lnwow.co/html/book/6058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